戈恩出逃谁之过

原标题:戈恩出逃谁之过   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·戈恩跑了已是事实,留下日本警方在风中凌乱。关于戈恩得以顺利“逃亡”的缘由,机场安检不到位也好,警方监视不认真也罢,抑或是有特种兵作帮凶,总之日本政府存在管理漏洞这一事实是跑不脱了。而在戈恩重获自由之后,黎巴嫩和法国方面态度微妙,日本警方越发被动起来。下一步的主动权,似乎掌握在了戈恩手上。   收紧离境程序   在戈恩逃离一周之后,日本政府终于首次作出了官方表态。当地时间5日,日本法务大臣森雅子表示,戈恩在保释期间离境显然是违法的,日本方面今后将加强人员的出境检查。   现年65岁的戈恩因违反日本《金融商品交易法》与《公司法》等罪名遭到起诉,于2018年11月19日在东京机场被日本检方逮捕。在经过了一年的保释被捕、再保释再被捕之后,戈恩筹划了令全球大跌眼镜的出逃。黎巴嫩时间2019年12月31日,黎巴嫩外交部以及戈恩本人发布的声明证实,他的确已经身在黎巴嫩。   这对于日本的司法程序而言,无疑是一记响亮的耳光。据悉,出逃时,戈恩仍处于保释期间,一直受到当局24小时的人力与视频严格监视,他所持有的法国、巴西和黎巴嫩护照均交由律师团保管,且未经允许不得与其黎巴嫩籍的妻子联络。事后日本出入境管理局表示,并未发现戈恩的出境记录,其律师团也称对其行踪一无所知且仍妥善保管着其护照。   此前,关于戈恩如何逃出日本的讨论甚嚣尘上。日本广播协会报道称,戈恩出逃的计划中有美国特种部队前成员的参与,他很可能是藏进了一个大尺寸的箱子里并被运上飞机离境。日本《产经新闻》则报道称,戈恩出逃是在日产汽车雇用的私人安保公司停止监视之后。此外,土耳其私人飞机运营商MNG公司3日宣布,已有一名员工承认伪造租赁记录帮助戈恩出逃。   而根据日本共同社5日的报道,私人喷气机是否需要安检交由航空公司及机长判断,关西机场相关人士指出,“大部分乘客拥有丰富的搭乘经验,因此安检很宽松”。日本《航空法》规定安检由执飞的航空公司负责实施,未规定必须进行X光检查,因此戈恩有可能利用了安检薄弱的漏洞。   “打脸”日本司法   “这是对日本司法体制的嘲弄”,在戈恩出逃之后,日本多家媒体这样评论道。一位日本前检察官甚至表示,此事件“可能动摇日本的司法制度”。   一方面是戈恩出逃带出的诸多漏洞,从保释过程到监视系统,再到出入境管理,或许只要一个环节严防死守,便能拦下戈恩。日本读卖新闻反思称,戈恩逃亡之后,日本应加强国家司法制度的保释程序,为避免这种事再次发生,日本应该就如何弥补司法制度弱点一事进行讨论,例如根据涉案金额与被告资产等情况设置相应的保释金金额,以及给被保释者佩戴定位监控设备等。   对此,森雅子表示,将对此事进行彻底调查,并表示当局已经发出了逮捕戈恩的国际通知。同时,法院已经撤销了戈恩的保释资格。至于保释制度,森雅子也承诺,“会进一步综合各方信息,对完善保释制度进行讨论”。另外,日本检方发表了一份声明,为日本的司法体系辩护,称戈恩的离开无视法律体系,构成犯罪。   另一方面,伴随着戈恩的重获话语权,日本对其审判的正当与否也将公之于众。戈恩在逃亡后的声明中强调自己不是在逃避司法,而是在逃离不公和迫害,因为日本司法制度是以有罪为前提。戈恩在法国的代理律师Francois Zimeray称,戈恩出逃是因为对于受到公平审判完全丧失信心。他指出,虽然戈恩出逃违法,但日本的法官和检察官也没有维护法律的正当性。“在法国,即使是恐怖分子,在审讯时也允许有律师陪同,但是日本不允许。”   当然,于日本当局而言,更尴尬的问题在于,要想再次提审戈恩,可谓难上加难了。虽然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发出了“红色通缉令”,向世界各国警方提出请求,临时拘捕受到通缉的人员,以待采取引渡、投案或类似法律行动,但并不是逮捕令。而黎巴嫩法律禁止外国引渡其公民,因此戈恩如果留在黎巴嫩,不太可能被遣返回日本。   等待戈恩记者会   出逃只是戈恩的第一步,自证清白才是重点。虽然逃离日本的过程多少有些仓皇,但对于被扣留了一年多的戈恩而言,这无疑是其获得的为数不多的主动时刻。根据戈恩的公关负责人的说法,戈恩将于8日下午3点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召开记者会,预计他将在记者会上对一连串嫌疑事件和逃亡原因进行说明。如果此次记者会得以召开,将成为戈恩2018年11月被捕以来的首次记者会。   “现在大家都在等,等待戈恩的记者会。”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表示,在最后一次被逮捕前戈恩就想开记者会了,但很快就再次被捕。可能这次戈恩开完记者会之后,事情会出现颠覆性的转折,所以日本方面其实是比较害怕的。   贾新光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,戈恩被冤枉的可能性很大,日本一直有精密司法的特色。最早其实是由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瞒报收入为由起诉戈恩的。但在戈恩同意支付罚款想了结之后,日本方面却不太想放人,找了其他的理由,所以戈恩生气也就在于此。   事实上,这一年多来,几乎每次在戈恩的拘留期限快到时,东京警方都会对他进行“再逮捕”,这导致戈恩的拘留期限屡次延长。2018年11月19日,戈恩在东京机场被逮捕。在20天拘留期限即将期满前,仍在拘留所的戈恩于12月4日和21日再次被捕。2019年3月5日,戈恩在缴纳10亿日元保释金后,第一次获得保释。一个月后,戈恩于4月4日因涉嫌违规挪用资金,再次被捕。之后戈恩又缴纳了5亿日元保释金,于4月25日再次获释。   矛盾点在于日产与雷诺的联盟。2017年,戈恩领导雷诺-日产-三菱联盟在轻型车领域获得了全球市场销量冠军,戈恩进一步的野心在于改变联盟格局,将三家企业进一步整合。雷诺是日产的最大股东,持有其43.4%的股份,但日产却只持有雷诺15%的股份,且无投票权。不对等的情况加上戈恩激进的行事风格,让日本方面的抵触情绪日益高涨。   贾新光坦言,日产方面现在有两种态度,一种是放弃联盟,另一种则是要求平等的合作,即换股。如果戈恩在记者会上反驳了所有指控,下一步就比较复杂了,日本方面将会很难收场,而一旦戈恩揭露了一些不利于日产汽车的事情,法国方面的态度也会强硬起来。 (文章来源:北京商报) (责任编辑:DF387)